MG电子游戏

MG电子游艺网恋:军营里的爱情麻辣烫

  近期,编辑部针对军人网恋情况进行了一次问卷调查,调查单位分别为:空军某通信团(100人)、海军某部(100人)、武警无锡市支队(233人),共433名官兵参与调查,实发问卷433份,实收有效问卷433份。部分调查结果见上图:

  随着智能手机在军营逐渐放开使用,官兵们真正进入到了“弹指一挥间,世界皆互联”的空间。在这个空间,每一个人都可以站在大地,分享世界,触摸天空。有了这个空间,军营的生活正驶入与社会同频共振的快车道,军人的情感生活也随之发生很大的变化。

  随着各种社交软件、婚介网站的兴起,军人婚恋的选择方式也正从单一的“牵线拉媒”“鸿雁传情”向“扫一扫”“摇一摇”“搜一搜”的“后自由恋爱”时代转变。每一个生长于互联网这根藤蔓上的爱情花蕾,或许会像蔷薇一样四季芬芳,又或许会像昙花一样稍纵即逝。就像本版刊登的3个与军人有关的互联网情感故事,个中酸甜苦辣,或许只有故事主人公才最有体会。下面,请大家一起走进他们的情感世界。

  “亲爱的,干嘛呢?”“我刚吃完饭,你呢?”“我们刚结束了操课,趁着天还亮,和你视频一下。”

  屏幕的一头,26岁的山东姑娘刘雅婷坐在家里的沙发上,享受着被WIFI“包围”的都市生活。屏幕另一头,刘雅婷的男朋友——29岁的南疆军区某部边防二连上士曹辉,骑在一棵胡杨树上,一只手扶着树干,另一只手握着手机,看着屏幕那头的女朋友傻乐。

  千里姻缘一“屏”牵。此时内地已华灯初上,但在西北边陲大漠上,太阳余晖洒金,远方的红柳依然清晰可见。

  曹辉当兵11年,边防的各方面条件都有了很大改善,虽说正常的电话通讯能得到保障,但对于恋人而言,一百次的“想念”都抵不过一次“相见”。

  只是,哨所的网络信号着实不给力,发微信,用文字还好,要是用语音,超过10秒的信息就得“转”半天。而哨所前面这棵胡杨树上却是信号最好的地方,为了和家人朋友视频聊天,一来二去,大伙儿都熟悉了这棵树的“特点”,踩哪儿、蹬哪儿、抓哪儿都练得驾轻就熟。

  “你又在树上呢?”“是啊,要不然哪有那么好的信号啊。”对于刘雅婷而言,和恋人相隔千里,能有这一停一顿的“见面”已心满意足。

  一年前,曹辉休假回家,经人介绍认识了在一所学校当老师的刘雅婷。两个年轻人一见面互相都挺来电,曹辉归队后,电话就成了他们联络感情的唯一方式。后来,连队按要求规范了智能手机的使用,他们可以视频了。分别之后,第一次“见”到曹辉,看到视频里那张又黑又红的脸庞和干裂的嘴唇,刘雅婷心疼得不行。当得知男友正爬在3米高的树上时,她的眼眶红了。之前虽然听曹辉说过边防苦,但没想到连视频聊天都这么艰苦。

  那一次,曹辉带队巡逻,半路遇到暴风雪,回去的路被积雪堵住了。由于不知道会被困多久,为确保和外界保持联系,曹辉把手机调成“省电模式”,每天只在固定时间给连队和刘雅婷发短信报平安。

  曹辉怕刘雅婷担心,MG电子游艺。并没有告诉她实情,只说在外执行任务,没有网络信号,没法上微信联系。

  岂料,风雪肆虐,连续被困了几天,曹辉的手机彻底没电“罢工”了。直到第4天,天气转好,曹辉和战友们才跌跌撞撞地赶回连队。接上电源,打开手机,里面跳出20多条焦急的短信,一半是连长发的,另一半是雅婷发的。那一刻,曹辉的眼睛湿润了,一股暖意从心底涌了上来。

  从树上下来时,曹辉突然想起了什么,摘了两片胡杨树叶。他和刘雅婷商量好了,今年过年回去就订婚,这两片树叶准备送给雅婷当作特殊订婚信物……

  墙内,是驻深圳某团营区。熄灯号响过,夜色笼罩下的营房,像一名忠诚的哨兵守卫着墙外这片繁华。

  这天是周六。按惯例,当晚是一周之中战士们唯一可以“抱”着手机睡觉的晚上——该团规定,智能手机使用时间为周六午饭后到周日晚饭前。此刻,一个个或明或暗的屏幕前,都有一张张生动的脸。

  三连下士王涛刚结束为期一个月的演训活动,期间不允许使用手机。从下午打开微信,王涛就有些心神不宁,他在等待那个熟悉头像的信息。然而,他很失望,手机一直很安静,安静得就像那个微信头像一样——一本在灯光下被打开的书;安静得就像那个微信昵称一样——“梦醒了无痕”。

  以往,地方大学入伍的王涛没有网上聊天的习惯,因为大学相恋两年的女友曾把他的心占得满满的。他没兴趣去观望“附近的人”都在干什么,也不需要扔“漂流瓶”猎奇。

  入伍后,虽然王涛不时用电话和网络与女友保持联系,但轰轰烈烈的爱情终究敌不过天各一方的距离。女友最终选择了另外一份能够朝夕相处的爱情。

  苦闷时,王涛会打开微信,好奇“附近”都有哪些人。半年前,也是一个周六的晚上,“附近的人”里一个头像引起了王涛的注意。

  与其他头像不同,这个头像是一本在灯光下打开的书,这份恬静与略带的忧伤一下子击中了王涛的心。

  “你好,能读一读你内心深处的那本书吗?”对方通过了他的好友申请,“看不出来,你是个文艺青年?”“不敢不敢,附庸风雅而已。”

  “梦醒了无痕”叫小娟,在一家公司当文员。就像大多数漂在这座城市的年轻人一样,每天就是住所、公司两点一线。刚来这里时,小娟也谈过一个男友,但后来男友因为工作调去另一个城市。虽曾有过一段异地恋,但彼此的时间、经济承受能力让他们最终理智选择了分手。

  “你怎么熬过你的情感空白期呢?”“用工作去填充自己啊,千万别急着用另一段感情来替代……”王涛觉得有道理,每天操课结束开始加班练体能,闲下来时读书,并定期和小娟交流自己的读书心得,偶尔也会炫炫自己的运动量。

  两个年轻人,就在网络上海阔天空聊着,一个月、两个月……仿佛无关风月。偶尔,王涛也会想象小娟的样子,漂亮,自己会不会心动?不漂亮,会不会“见光死”?

  “小娟,你就不好奇我长啥样?”“‘柏拉图’不是挺好么?好奇害死猫。”小娟调皮的回答平复了王涛的心情。渐渐,王涛从小娟那儿学会了情感字典里“理性”两个字。毕竟身处军营中,ag亚游集团如果任由感情的“小鹿”在心中乱撞,到头来也许会让自己头破血流。

  而这一次,“失联”一个月,满以为会收到小娟一丝丝的想念,但安静的手机再一次把王涛推到了充实和失落的十字路口。

  对于相亲,徐灿谈不上反感,但也提不起兴趣。张可就是在这个时候闯进了徐灿的世界。那是在一个家乡的同城聊天群里,张可个性说明里那句“渴望橄榄绿的爱情”锁住了徐灿的目光。

  “我的衣服颜色倒是符合你的要求。”没想到,徐灿的一句招呼,收到了对方连珠炮一样的回复“很高兴认识你”“你在哪里当兵”“什么军衔”……职业的本能让徐灿警惕起来“别是碰到什么间谍、骗子了”。

  徐灿含糊其辞地回答着张可的问题。张可也似乎看出了他的顾虑,转而发给徐灿一个QQ空间链接。

  “这是什么?”“我的精神家园。”徐灿好奇地打开其中一条,是一组冲击力很强的军人照片——有被阳光晒裂皮肤的后背,有被风沙摧残的嘴唇,有被战火熏黑的脸庞……打开其他日志,几乎所有主题都充满着对军人的敬仰。

  徐灿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动。两个人的话题,自然是围绕着军营生活。那些徐灿习以为常的紧急集合、5公里越野、野外生存,张可都听得津津有味,这让徐灿找到了一种存在感,一种与爱情有关的存在感。

  归队之前,徐灿约张可见了一面。一张小方桌,两杯热咖啡,让那个初冬的午后格外温暖。

  回部队之后,徐灿上网的时间很少,但恰恰因为每次交流的时间很短暂,在徐灿看来格外宝贵。而徐灿也会在不涉密的前提下,尽可能用文字去还原自己的生活:跟她讲述连续做单杠大回环后的那种眩晕;和她分享扣动高射机枪扳机时的那种震颤;与她畅聊5公里越野后喝罐可乐的惬意……

  徐灿的生活多了一点盼头,每次打开手机时,都渴望信息“堆积”而连续蹦出的提示音。打开信息的感觉,就像打开一坛发酵的酒,让他有种期待的陶醉,也陶醉于期待。

  有一次,徐灿在训练中摔伤了,被直接送到了医院。一连4天没有联系,等再开机时,徐灿竟收到了张可几十条QQ留言。来不及看完所有的留言,徐灿赶紧给张可回电话,电话那头,张可哭了,很伤心。

  挨了一顿数落,又“挨”了一番挂念,这种感觉,让徐灿心里美美的,有种说不上来的幸福感。

  一个周六的晚上,徐灿按惯例给张可发去信息,然而,张可没有回复。“是同学聚会吗?”“是不是生病了?”在不安中,徐灿度过了一个难眠之夜。

  第二天,第三天……只要徐灿一开机,就会给张可发信息。没有回复,他干脆打电话过去,张可的手机竟然已关机。

  一周过去了,徐灿发出去的信息如石沉大海一般,而张可的手机也一直处于关机状态。为什么会这样?到底出了什么事情?徐灿想不明白。直到此时,徐灿才意识到,除了张可留下的QQ号和手机号,他对张可的情况其实知之甚少。

  “我们变成了世上最熟悉的陌生人……”又一个难眠的夜晚,耳机里响起了熟悉的旋律。听着听着,徐灿的眼眶不觉有些发热:或许,是时候该向最熟悉的“陌生人”告别了……

  第41集团军某旅排长 莫宜军:我一个战友的未婚妻就是通过网恋的方式认识的,他们不仅在网上相识相知,而且很快就要步入婚姻殿堂了。只要彼此真诚相待,网恋也还是靠谱的,万一遇上对的那个人了呢?

  南部战区陆军某旅士官 刘洪飞:如果现实生活中没有你中意的,不妨试试网恋。毕竟网络中也不乏优秀的人,网恋其实也挺好的。

  新疆军区某团战士 郑梦柯:我和我的女友是在我读书时在网上认识的,当我高考落榜十分落寞的关头遇见了她,从情感倾诉到相识相恋,或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“心有灵犀”吧。如今我们已经在一起两年了,我相信网恋会带给我们幸福的结局。

  武警某部指导员 秦向阳:我不赞成网恋。网络虚拟世界具有匿名性,双方都缺乏真正的深入了解,不仅感情基础不牢,还容易上当受骗。

  西藏那曲军分区某营四连排长 陈 浩:虚拟世界不能等同现实世界。感情没有面对面的交流、心贴心的了解,难以真正擦出爱的火花。那些隔着屏幕的虚拟“爱恋”不仅不真实,还存在诸多风险。

  第31集团军某装甲旅心理咨询师 马小星:我觉得网恋不靠谱,人有寻求精神寄托的欲望,很多年轻战友享受甚至沉溺于网络中虚拟的精神世界,但网恋之花枯萎时,很多战友走进现实却无法承受,影响正常的生活训练。

  武警某部宣传干事 朴俊峰:我不赞成网恋,网上的人形形色色、良莠不齐,隔着屏幕不知道聊天的人是美是丑,是男还是女,即使对方是骗子,也能自由来去、随意进退。因此,我认为网络不可能成为真爱的归宿。

发布时间:2018-06-28